姐免看黄29分钟妹花慘遭流氓團夥蹂躏

www.aaa657.com
朗是三灣區的一霸,他有六個手下,附近一帶沒人敢惹。

一天,朗帶著兩個手下來到舞廳玩。

坐下后朗即發現舞廳里一個姑娘舞姿不凡,而且身段柔美,臉蛋也很迷人。

朗帶領手下來到姑娘身邊,一把推開正跟姑娘跳舞的小白臉,說:‘小妞,陪我玩玩?’

姑娘身邊的小白臉說:‘她有主aika黑妹在线了!’

朗說:‘你他媽的是誰啊?’

姑娘的小白臉說:‘我是他男朋友!’‘砰!’地一聲,朗的手下已經擊中那個男的肚子。

男人彎下腰,‘呃——!’,說不出話來了。你叫什麽?’朗一把抓住姑娘問。姑娘顫抖著說:‘阿……阿玲。’

‘阿玲?你這里是不是也很靈啊?’說著,朗拍了拍阿玲的屁股。

‘啊——!你干什麽?’姑娘叫道。

舞廳里雖然有其他人,但是大家都不敢干預。

拖著阿玲,朗往外就走。兩個手下跟在后面。后面還有幾個人也跟了出來,其中一個女的很急的樣子。

到了門口,阿玲的男朋友終于追了上來,說:‘別走!’說著就要來搶阿玲。

兩個手下立刻上去一頓拳打腳踢。小白臉不支倒地。

朗過去站在男人面前,等那小白臉站起來后,說:‘現在我可以走了嗎,大哥?’

虛弱的小白臉捂著肚子,緩慢地把手插進口袋。朗沒有注意他的動作。

突然,小白臉抽出把水果刀,捅向朗。

‘啊!’朗的左肋骨下被插中了。

插完一刀的小白臉不再顧阿玲,轉身就跑。

朗受傷了。朗的手下想追,可一來顧著控制阿玲,二來要擔心老大的傷勢。

所以阿玲的男朋友得以逃脫。

朗的傷不重,略一定神,說:‘媽的,走!早晚抓到那小子!’三人押著柔弱的阿玲上了橋。

‘你們要把我妹妹抓到哪里去?’一個女人邊喊邊追了上來。

朗回頭一看,呵,這女人比阿玲還要漂亮幾倍呢,更豐滿成熟,性感無比。

朗對手下老三說:‘你抓住阿玲,我們去抓她,等一下一起樂一樂!’于是朗和另一手下老四撲上去抓住了阿玲的姐姐阿梅。

半夜的舞廳外,行人稀少。

朗和兩個手下用擒拿手法制住了兩個姑娘,讓她們不敢喊叫,如果喊就會把胳膊扳得更疼。大家向老二開的發廊走去。

老二不在發廊,因爲半夜發廊早關門了。老二住在別的地方。但是大家常在這里聚會,所以朗有鑰匙。

進來后,朗才覺得傷口還真有點疼,于是牽著阿梅進了里面的屋子,之前對兩個手下說:‘審一審阿玲,讓她說出小白臉的家在哪兒!’

進了里面的屋子,朗拉著阿梅坐在彈簧床上,抱著阿梅的身體撫摸著阿梅的全身,說:‘我跟你談戀愛怎麽樣啊?’

阿梅早就嚇破了膽,哪里干反抗?說:‘大哥,我都怕你了,哪還敢談戀愛啊。’

‘哈哈哈!’朗就喜歡看女人害怕的樣子。‘不用怕,你跟著大哥我會幸福死的!’

從不懂得憐香惜玉的流氓頭子朗早已欲火難耐,立刻撲上去扒光了阿梅的衣服。

軟弱的阿梅知道反抗沒用,所以任憑他施暴,不加反抗。圓圓的一對大乳房明晃晃的,雪白嬌嫩的大腿,令朗差一點就噴出鼻血來。

很快,朗也脫了自己的衣服,一個餓虎撲食就壓上了阿梅的嬌軀。

‘唔——唔——唔——!哦!哎呀——!嗯——啊!’阿梅慘叫著。

朗在阿梅身上盡情地摩擦,撫摸,揉捏和啃咬著。

‘啊——!呼——!’阿梅身下突然一陣撕裂的感覺,差點疼得昏了過去。

進入了阿梅的身體,朗忘記了傷口的疼痛,一下一下用力地狠戳著,阿梅的陣陣慘叫成了朗的催情劑。

終于朗射精了,‘哈哈哈!’朗的精液全部射進了阿梅的陰道深處。

射精后的朗仍然意猶未盡地趴在阿梅身上咬著阿梅的大乳房。

可憐的阿梅除了痛苦之外沒有任何快感。

外面房間的老三老四把阿玲放在發廊的美發椅子上坐好,然后審問開始。

老三問:‘臭娘們,說!那個小白臉住哪兒?’

‘我不——不——知道他住哪兒。每次都是他找我。’阿玲哆嗦著說。

老三揚手叭地一個大耳光打過去。力氣大得使阿玲眼前火星亂跳。

‘三哥,別打臉,打臉美人就不美了。嘿嘿嘿!’老四淫蕩地笑著。‘看我的,三哥。’

說著老四從椅子后面抓住阿玲的乳房,雙手使勁一用力,‘啊——!’阿玲慘叫著。肉刑持續了一會兒,毫無結果。

老三眼珠一轉,說:‘有了!小娘們,我問你一句,你不說,我就脫你一件衣服,再不說,再脫,一直到脫光,然后我們兄弟就輪死你!現在,說!那個小白臉住哪兒?’

姑娘恐懼地看著老三。

老三立刻撕下姑娘一件外衣。

…………

等內衣快脫光時,姑娘終于堅持不住了,寫出了男朋友的地址。

朗趴在阿梅身上睡了一會兒,恢複了精神,就把阿梅又大干了一遍。阿梅絲毫不敢反抗,朗睡,阿梅就給他當‘軟床’,朗干她,阿梅就給他當性玩具。最讓阿梅不能忍受的是,朗下手很重,捏得阿梅的奶頭鑽心的痛。

痛苦的阿梅在床上扭轉著身體,慘叫著,流著淚,可是這卻更讓朗興奮了,一邊哈哈大笑一邊更加賣力地干阿梅。

由于沒得到老大許可,老三和老四沒有奸阿玲,審出了地址就把玲鎖在小倉庫里,然后兩人小睡了一會兒。

直到朗出來,老三和老四才醒。

早上,來發廊開工的老二看到兩個美人,眼睛都直了。‘哈哈哈!老大,讓兄弟們嘗嘗嗎?’


朗說:‘當然,當然,我什麽時候不讓你們嘗鮮了?不過你得把老六老七找來看著她們兩個,我們好出去。她們兩個你們隨便玩,只要不跑掉就行。’

‘哈哈!好哩!’老三老四早就等得不耐煩了。

精明的老四說:‘老大,你還沒給阿玲開苞呢!’朗說:‘呵呵!你們隨意玩吧!其實我更喜歡那個的。不過大的也給你們
玩,等我要的時候給我就成。’

話音未落,老三老四就虎撲向阿玲了。性急的兩個大漢衣服都沒脫,僅僅拉開褲子拉鏈掏出兩把鐵槍,對著阿玲。

只穿著內衣的阿玲在慘叫聲中很快被扒光了,老四扒開阿玲的大腿壓著,讓老三的鐵槍立刻長驅直入了。‘啊——!’阿玲慘叫著。雖然阿玲已經不是處女了,但是沒有任何準備的插入還是讓她疼痛無比。老二則打電話叫來老六和老七。

老六和老七原來是十五六歲的小混混,因爲能打,所邵音音整容失败以被朗收在團夥內。

‘老六老七你們負責看管這兩個娘們。隨便玩,只要別讓她們跑了就行。’朗說。

老六和老七一看到這兩個比他們大七八歲的美女,眼睛都直了,立刻流著口水連連答應。

等老三老四在阿玲身上盡了性,朗率領老二老三老四去找小白臉的家。

留下來的兩個少年做了點飯,和兩個‘大姐姐’一起吃了。

兩個少年玩起了賭博遊戲。兩個美女想:‘他們是孩子,不會對我們不利的。’

老六贏了,于是對老七說:‘我贏了,所以我先挑。我要阿梅姐姐!’說完他立刻撲向阿梅。阿梅身上的衣服很快被扒光,少年略現稚嫩的陰莖高高勃起,插入了阿梅的陰道。

‘啊!啊!啊!嗯!嗚!嗚!’阿梅有節奏地叫著。一邊狂插,老六一邊揉著阿梅的乳房。很快,不能持久的少年就射在阿梅的體內。

被再次強奸后的阿梅坐在地上,剛想穿上衣服,突然,‘啪’地一個耳光打來,老六命令道:‘不許穿!我要看你的奶子和屁股!’

阿梅只好光著身子坐在地上,讓老六欣賞著。

老七早過去按倒阿玲要強奸。

被老三老四輪奸過的阿玲,身體疼痛,于是奮力反抗老七。

老七身材較小,所以無法扒開阿玲緊閉的大腿。幾個回合后,老七有點氣喘了。

老六見狀立刻過來,先在阿玲乳房上狠抓一把,然后在肚子上狠打一拳。

‘啊——!’阿玲的大腿終于松動一下,于是老六馬上分開阿玲的雙腿,並用力向兩邊分著,喊道:‘老七,上!’

老七早已勃起的陰莖得以插入阿玲,有節奏地干起來。‘哈哈哈哈哈哈!’

一邊干著,老七一邊發出跟他年齡不相符合的狂笑聲。

兩少年終于都盡了性,卻仍然不讓兩美女穿衣服。

在老六的命令下,兩個美女赤身裸體地躺在地上給兩個少年當床和沙發。殘忍的老六還不斷地掐著美女的身體各個地方,讓美女不停地發出慘叫聲。

在外面兜了一天的朗和三個手下回來了。

朗一進門就從地上抓起阿玲:‘臭婊子!他怎麽一天都不在家?’

阿玲說:‘我——我——不知道啊。他可能住親戚家去了。’

朗說:‘好,明天我給你最好一個機會,你帶我們去找,如果再找不到,我就…………’

說著,朗把阿玲抱起來扔在台上,擡起阿玲的一雙玉腿,露出陰道和肛門,

把左手兩個手指插入她的陰道和肛門內,右手亮出一把彈簧刀:‘如果明天你帶我們找不到他,我就把你下面的兩個洞用刀給連在一起了!以后你拉屎和尿尿都從一個洞出來!’

阿玲嚇的發抖,男人們卻放聲大笑起來。

晚上,六個男人把兩美女轉移到老五家里。老五家的房子不小,所以人多了還能住下。

朗對老五說:‘小五,做點吃的。兄弟們要餓死了。’

老五看了看阿梅說:‘過來,到廚房做飯去!’

阿梅跟老五去了廚房。按老五吩咐,阿梅去衛生間拿水盆。剛進衛生間,老五就跟著進去了,一把把阿梅按在牆上,就開始扒衣服。

兩天慘遭數度輪奸的阿梅乳房,乳頭,陰道等幾乎全身各個部位都疼,所以掙扎著想避開老五的侵犯。‘啊!啊——!不要!我要喊人啦!’

老五掐著阿梅的脖子說:‘你喊,我就宰了你!’說完,老五三下五除二就扒光了阿梅,然后老五讓阿梅仍然保持站立姿勢,擡起阿梅一條腿,讓她踏在浴缸上,然后開始按著阿梅的大乳房開始揉搓起來,並大力地揪著阿梅的乳頭。

阿梅痛苦地呻吟著。

狂笑聲中,老五以站立姿勢插入阿梅的陰道,用力插起來。老五一雙有力的大手劈劈啪啪的打著阿梅的滾圓屁股,以給自己增加快感。

在阿梅的痛苦呻吟中,老五將精液射入了阿梅體內。

縱欲后的老五高興地出來,請幾個兄弟出去宵夜。老二留下看家。

老二用皮帶把裸體的姐妹倆全都捆起來,然后,開始折磨阿玲。

老二先是用雙手拚命地抓擠乳房,嘴里塞了麻布的阿玲嗚嗚地翻滾著,老二興致勃勃地看了個夠。然后老二狠狠地壓阿玲的肚子,阿玲覺得翻江倒海,昏頭昏腦。突然肚子上的壓力消失了,老二的手指頭卻插入阿玲的陰道,毫無章法地深淺前后左右地插著,痛苦不堪的阿玲的下體卻‘不聽話’地分泌了不少液體。

‘嘿!’地一聲,老二插入了阿玲體內,一邊以雙手使勁抓扭乳房,一邊狂插著阿玲。阿玲的痛苦萬狀帶給老二無窮快感。

尾聲:后來朗再次帶著手下去抓小白臉時被伏擊的警察們抓獲。警察們救出了被整整蹂躏了五天的兩姐妹。

朗因爲還有其它犯罪行爲合判,被判死刑,老三老四被判二十年徒刑,老二老五被判十二年,未成年的老六老七被判管教監禁。


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Comment

Name

Email

Website

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、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,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